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免费加入会员 | 登录 English | 我的商务办公室 | 企业免费建站
中国最大光伏企业破产凸显国内应用市场开发难题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3-22 阅读次数:4391 关注度:2 收藏数:0 评论数: 0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新华网天津3月21日电(记者毛振华)在历经美国“双反”调查、产能过剩、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多重打击后,中国最大光伏企业无锡尚德最终还是走向破产。专家指出,中国光伏产业“两头在外”难题仍旧未得到破解,加速国内应用市场开发已是迫在眉睫。

  “曾经政府的鼎力支持和光伏产业的造富神话让数千万人拥入,数十家光伏企业的上市更让行业疯狂。”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表示,上游原料多晶硅价格从2007年初每公斤上涨至上百美元甚至天价,到金融危机后骤降至每公斤20美元左右。

  自2002年左右起,中国光伏产业平均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产能占到全球一半以上。在最繁荣时,全球最大的15家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中就有10家来自中国。

  但长期以来,光伏产业严重依赖国外市场,出口比例甚至高达90%。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说,中国光伏产业“两头在外”格局非常明显,主要原材料和市场均要依赖海外市场。产品严重依赖出口,使得产业发展过度依赖海外,特别在面对美国“双反”等困境时,市场萎缩表现得尤为明显。

  中国并非不需要光伏能源,光伏发电技术的大规模使用可以缓解日趋紧张的能源供给。

  在无锡尚德进入破产程序的当天,中国的另一家光伏行业巨头英利绿色能源与本土最大多晶硅生产商保利协鑫能源联手,双方在产业链优势分工、硅片产能配套和供应链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抱团取暖。

  这一举措为中国光伏企业抵挡行业低潮期提供了一种思路,但多方合力、共同打开广阔的国内市场似乎从长远看更具意义。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太阳能光伏产品分会秘书长孙广彬主张,国内企业强强合作,产业链能够消耗一些不必要的产能,从而生产出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专家认为,国内市场缺失终究将限制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当前,光伏产业正在对技术研发等方面进行投资,从而为将来的国内应用做准备,但必须要有稳定的政策,保证这些投资可以获得相应回报。

  在过去10年,美国崛起的光伏企业只有15到20家,中国有上百家光伏企业一拥而上,但大都集中在产业链门槛最低的封装环节,重复建设现象突出。

  对此,业内人士呼吁,国内光伏企业要集中力量在利润最高的技术核心层面下功夫,构建充满活力的产业创新体系,重视产品、技术、人才、经营、融资的有效创新,企业之间加强技术交流与合作。在国外市场立足的同时,也为充分把握国内市场做足准备。

 

  新华网南京3月21日电(记者 叶超 邓华宁 潘晔) 我国光伏产业的龙头企业——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日前宣布进入破产重整。这似乎传递了一个信号,在欧美国家反倾销、反补贴贸易政策下,作为全球最大光伏产品加工与制造国家,由于海外市场萎缩,以及标志性企业破产,其行业整体发展落入低谷。

  从外部需求增加,光伏企业迅速膨胀,形成世界最大光伏加工与制造产能;又从外部需求减少,光伏企业竞相杀价,恶性竞争,以至于纷纷破产,这种“过山车式”的发展过程说明了什么问题?换来哪些教训?今后能否摆脱“双反”挤压?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光伏产能过剩 洗牌在所难免

  中国光伏产业联盟提供的数据显示,光伏组件价格从2011年的每瓦1.4美元下降至目前的0.7美元,与此同时,全球太阳能光伏总产能大于实际需求量1.5至2倍。

  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秘书长王勃华指出,2011年统计的企业数为262家,2012年已经降至112家。“这意味着超过一半的企业退出了光伏行业,即便如此,2012年我国建成的光伏组件产能达4500万千瓦,是2009年的700%。”

  江苏中能硅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吕锦标表示,中国光伏产品在低端环节严重过剩,企业之间竞相杀价。“特别是2012年,一些企业在亏损状态下仍大量出口,形成恶性竞争。”

  据分析,美国2012年11月对中国晶体硅光伏电池片等产品征收18.32%至249.96%的反倾销税,以及介于14.78%至15.97%的反补贴税。“今年1季度,中国加工制造的光伏电池片基本退出了美国市场。”

  中科院院士褚君浩表示,欧美国家的贸易壁垒固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中国光伏企业的结构性产能过剩,以及竞相杀价、恶性竞争等问题,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据了解,中国有100多个城市建设了光伏产业基地,但九成以上产品依赖国际市场,国内需求不足3%。2012年,欧美国家“双反”政策一经启动,我国光伏龙头企业的英利、尚德、天合、阿特斯等没有一家赢利。

  突破成本局限 方能起死回生

  在国际市场上,由于贸易壁垒,我国的光伏产品出口困难;而在国内市场,由于成本较高,光伏产品同样面临需求不足问题。分析人士指出,我国的光伏产品发电成本大约为每度电1元人民币,与煤电或水电等能源产品相比,成本尚不具备竞争优势。

  但是,从长远发展来看,随着煤炭、石油等资源的日趋减少,太阳能的利用率会越来越高。因此,作为一个能源消费大国,发展太阳能产业可谓不容忽视。

  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秘书处王世江博士介绍,未来十年内,光伏产业如能保持发展势头,其发电成本与火电基本持平的可能性很大。毕竟,火电燃料价格与环境的成本,从长期来看是上升趋势。

  2012年12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认为,光伏产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光伏产业对调整能源结构、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变革等具有重要意义。会议要求,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规范产业发展秩序,积极开拓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着力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鼓励单位、社区和家庭安装、使用光伏发电系统等。

  不久前,江苏中能公司以硅烷流化床法制取多晶硅项目取得进展,其高纯度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可以使成本下降约50%。

  江苏聚能硅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顾越强表示,2012年对聚能(卢森堡)有限公司进行了增资,并在意大利、希腊等国投资建设光伏电站项目,其中希腊光伏电站可总计获得每千瓦时电0.36欧元的补贴,合同期限为25年。

  分散投资风险 启动消费需求

  “光伏发电是未来能源问题的重要解决方案之一,受到世界各国的普遍关注。”王勃华认为,我国如何在“走出去”同时,不断扩大内需市场,是发展这一产业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由于发电成本较高,光伏产业还处在‘引导扶植期’,需要多方面分担成本:一是依靠政府方面的补贴,二是银行或保险公司的长期介入,三是光伏企业自身的进步。”王世江如是说。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介绍,以德国分布式屋顶光伏电站为例,如今已简便到“填表安装”的地步,居民只需到规划部门填一张申请表,银行就会实地考察屋顶面积、光照条件等,以此确定贷款发放。随后,安装公司将会上门安装屋顶光伏电站。

  据介绍,实现“填表安装”,是因为德国在上网电价、补贴发放、质量保险等涉及光伏发电的每一个细节都有完善的法律法规配套。居民、银行、保险公司可以据此清晰算出投资风险与回报。

  “发展光伏产业是‘扩大市场’与‘降低成本’同时推进的过程。”王勃华认为,一方面要淘汰落后的产能,让有竞争力的企业活下来;另一方面要建立相关的补偿机制,分散光伏产品较高的成本,让消费者用得起这种产品。

  王世江说,主流规格的光伏组件面积约1.5平方米,市场售价1000元左右。这意味着,在150平方米的屋顶建设光伏电站,仅组件采购就要10万元;再加上其他设备包括建设安装等方面的开支,还需要10万元。如果没有政府方面的补贴,以及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分担,这对普通居民来说难以承受。

  在遭遇欧美国家“双反”后,我国内地光伏市场有所启动。有关统计显示,2010年我国光伏装机量为45万千瓦,2011年达到290万千瓦,较上年增长近550%,2012年达到450万千瓦,增幅55%。

  今年1月,常州高新区粤海工业园1570千瓦光伏发电项目并网发电,这是国家出台小型光伏电站免费并网政策后江苏首个正式并网项目。此外,1月以来,保利协鑫、天合光能等光伏企业销售明显增长。连云港晶海洋半导体公司接到大额订单,员工从去年的700人增加到1000人。

  最新研究表明,目前光伏电池的光电转换率仍有成倍提升的空间。另一方面,光伏产业链各环节受益于技术进步、规模效应、管理提升等,其单位成本还将进一步下降。

标签: